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图观普洱

《瞭望》新闻周刊|云南:一个拉祜族村寨的“唱歌”脱贫路

本文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  时间:2017/2/13 17:48:18  点击数:

老达保的村民为游客表演芦笙舞 蔺以光摄/本刊

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大山深处,有一个名叫老达保的奇特村寨:全村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儿童,一多半村民都会弹吉他唱歌,村里人的原创歌曲更是多达上百首。

唱歌跳舞给老达保人带来很多快乐,但延续多年的贫困生活却几乎没有变化。直到几年前,当地政府扶持老达保发展民族文化旅游,修通了路,搭起了舞台,成立了演艺公司。村民们平时扛着锄头上山干活,有游客时便抱起吉他演出,在欢快的歌声中,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

“吉他小寨”闻名却难致富

澜沧县酒井乡勐根村老达保村民小组距离澜沧县城42公里,全村都是拉祜族人。这个藏在大山深处的寨子曾是当地一个典型的民族贫困村寨。2006年时,全村人均纯收入仅有1700余元,村里不通硬化路,基础设施十分落后。

尽管日子过得苦,这个拉祜族寨子却有着深厚的民族文化。老达保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拉祜族口传史诗“牡帕密帕”的传承地,还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吉他小寨”。

“拉祜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年过半百的村民李石开说,三十多年前,因为痴迷吉他,他把养了很久的一头猪卖了60元,然后花50元买了村里第一把吉他。“后来一个教一个,现在全村400多口人,一多半都会弹吉他了。”

李石开的女儿李娜倮是村里最有音乐天赋的年轻人之一。她13岁跟着父亲学吉他,16岁就独自作词作曲写歌。“开心时就写开心的歌,难过时就写难过的歌。”李娜倮说,歌里唱的都是她的生活。“以前村里连电视都没有,大家晚上就围坐在篝火旁弹琴唱歌。”

李娜倮写的歌火了,老达保也跟着出名了,不断有游客打听想来旅游。“但我们村不通硬化路,我去参加节目都是坐拖拉机出去。”李娜倮说,老达保根本没有接待能力,游客想来也来不了。

把名声转化为生产力

“我会唱的调子,像沙粒一样多,就是没有离别的歌。我想说的话,像茶叶满山坡,就是不把离别说。”这首由李娜倮创作的歌曲《实在舍不得》曾让许多人听后潸然泪下,有外国人专程到老达保来找她学歌。眼看着老达保名气越来越大,可名气转化不成生产力,村民的日子依旧贫穷。

2007年前后,为帮助村民打造文化旅游产业脱贫,澜沧县开始对老达保进行全新“包装”。首先是改造村容村貌,政府出资给每户村民发放改造补助款一万元,寨子里的民房统一规划,传统的干栏式木屋特色民居得以保留;2010年又出资修通了直达老达保的柏油路,还在村里修建了实景演出舞台和三个标准的冲水公厕。

2013年6月,澜沧老达保快乐拉祜演艺有限公司挂牌成立,这是普洱市第一家由农民自发自创的演艺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后,村民们开始自发编排以《快乐拉祜》为主题的实景原生态歌舞。“排练到凌晨是常有的事,因为白天大家都要下地干农活。”李娜倮说。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曾在老达保住过几晚。一天凌晨,记者正准备入睡,窗外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循着歌声走过去,村里人正在排练歌舞,小广场上挤了上百号人。“一点都不觉得累!”娜迫是老达保演出队的女高音,她说唱歌跳舞是村里人最喜欢的事,“现在还能靠它挣钱,我们夫妻一年光演出收入就有五千多元。”

演艺公司董事长、村会计张扎啊说,游客越来越多,这两年村子里陆续开起了几家农家乐,他自己也开了一家客栈。“以后我们的接待能力会越来越强!”

老达保“走红”的启示

自2013年演艺公司成立以来,“演出收入已经成了村民的主要收入。”张扎啊说,2015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3314元,比2006年几乎翻了一番。其中人均演出收入达1554元,几乎占到了人均纯收入的一半。

如今,老达保已经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民族文化旅游村,村里几乎每天都要组织几场不同规模的演出。当地干部认为,老达保旅游扶贫之所以能够取得较好成效,是政府与群众携手合力的结果。

一是“定好位”,充分挖掘独特旅游资源。旅游扶贫项目在许多贫困地区落地,但定位不清、盲目上马的现象并不鲜见。“老达保没有大山大水,民族文化是最能吸引人、打动人的东西。”普洱市文产办主任施文艳说,发展旅游产业扶贫要充分挖掘当地旅游资源,找到其独特定位。

二是“搭好台”,基础设施建设是保障。贫困村大多地处偏远山区,基础设施建设是发展旅游产业的一大短板。施文艳介绍,为了让游客顺畅轻松到老达保旅游,政府在道路、房屋、演出场地等方面已累计投入资金上千万元。“连村路上一簇簇三角梅都是我们专门请人规划设计的。”

三是“唱好戏”,群众充分参与其中。张扎啊告诉记者,老达保的演艺公司由全体村民集体持股。“全村人都是股东,不管是主唱还是伴舞,来参演的村民都可以平均分得一份收入。”他说,目前公司长期出演的演艺人员已发展到200多人,每家每户都能拿到一份演出收入。

游客越来越多,产业越做越大,老达保的村民们有时也感觉力不从心。“我们这一代文化水平不够,很多人连小学都没读完,有时算账都算不清楚。”张扎啊说,“以后我想让儿子读大学,毕业回来更好地建设家乡。”

本文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上一篇: 云南日报|“人象和谐”的绿色家... 下一篇: 新华网|云南普洱打造普洱茶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