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普洱新闻

三十年合作,普洱成为闻名世界的咖啡产地“普洱+雀巢” 味道会更好

本文来源:普洱日报  作者:张帆  时间:2018/5/22 10:09:06  点击数:

编者按

4月10日,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郑重宣示了新时代开启中国同世界交融发展新画卷的坚定信念和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中国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承诺和决心,赢得了越来越多国际投资者和外国企业的赞誉,他们纷纷表示看好中国市场,看好中国未来发展。5月21日,《人民日报》刊发了《“普洱+雀巢”味道会更好》的重点报道,从“引进: 种茶的好手学种咖啡”“合作:从‘火花四溅’到‘兄弟相称’”“共享:‘咖啡先生’走村串寨成就一段佳话”等多个角度,生动地介绍了世界500强的雀巢公司在普洱落地生根,普洱与雀巢合作共赢的发展历程。现全文转载。

普洱日报讯(记者 张帆)“雀巢咖啡,味道好极了!”这是雀巢公司风靡全球的一句广告词。你可曾想过,假如雀巢咖啡与中国普洱茶“混搭”,又会是什么味儿呢?

5月,正是咖啡收购旺季,位于云南省普洱市工业园区雀巢咖啡中心7000吨储量的仓库眼看要满仓了,中心负责人王海紧急找到市茶叶咖啡局官员,协调增加存储的事宜,普洱市粮食储备仓库很快腾出3个仓库租给了雀巢咖啡中心。

“雀巢公司愿意提高收购量,帮助当地咖农增加收入,普洱市政府对我们的要求很支持,每次提出申请,都会在极短时间里帮我们解决仓储的问题。”王海说。

引进

种茶的好手学种咖啡

从1988年雀巢公司正式与普洱市进行咖啡合作开始,30年间,雀巢公司先后派出7位农艺专家到普洱指导咖啡种植和处理收购事宜,王海是专家中的第一位中国人。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少量采购,到2016/2017年采购季达1.2万余吨,占云南咖啡总产量的11%左右,雀巢与普洱这座中国西南茶城,成为名副其实的合作伙伴。

30年前的普洱市还叫思茅地区,普洱茶还没有如今这般如雷贯耳。已年届八旬的李忠恒曾任思茅地区主管农业的副专员,他是雀巢与普洱合作关系的见证者之一。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雀巢积极进入中国开拓市场,并寻找原料。一次偶然的机会,思茅政府与雀巢公司有了初步接触,随后思茅邀请中科院、云南省农科院的专家在思茅召开论证会,研究的结论是思茅的水质、土壤、海拔及气候都十分适合种植咖啡。雀巢承诺收购思茅种植的咖啡。

“定了就干,我们的行动快,组织也很得力。”李忠恒回忆说,1990年7月,思茅成立了咖啡生产领导小组,又组建了咖啡办,负责规划咖啡产业的发展,与雀巢公司的农艺部共同来推进咖啡在普洱的种植。“万事开头难,要让习惯种茶的农民转种咖啡,当年各县供销社配合雀巢专家进行咖啡田间试验、示范,功不可没。” 2000年,为进一步提升咖啡的品质,思茅成立了咖啡试验示范场,试验示范场从事生物多样性咖啡园建设,开展有机咖啡试验研究、病虫害生物防治等,雀巢和星巴克专家考察之后大为赞许。

合作

从“火花四溅”到“兄弟相称”

任何一个新品种的引进、试验和推广,没有合格的农艺师是难以开展的,雀巢在刚开始的时候,就遇到了人手匮乏的问题。思茅想了不少招儿,替雀巢“挖”来两名农艺师,毕业于华南热作所今年77岁的廖秀桂就是其中的一位。 虽早已退休,但习惯于走村串寨的廖秀桂仍然照料着自家的咖啡园子。廖秀桂刚进入雀巢的时候,正是雀巢与普洱的磨合期,文化、观念、体制的不同,相互之间常常“火花四溅”。雀巢的第二任负责人汉斯·菲斯勒是廖秀桂的“老板”,“当初他不咋看重与地方政府的合作,遇到具体问题,也不听当地人的意见。”廖秀桂回忆说,廖秀桂以中国农艺者的专业和敬业,逐渐赢得了菲斯勒的尊重,碰到技术问题,菲斯勒会习惯性地来一句:“廖,你也讲讲吧”。菲斯勒离开普洱时,两人已经按中国习惯以兄弟相称了。

自从播下了第一粒咖啡种,雀巢,这家总部在瑞士的跨国企业就和产茶的思茅密切联系在一起了。思茅发生咖啡旋皮天牛虫害,当地政府迅速请中科院专家研究并拿出防治措施,遇到咖啡收购旺季,当年电力供应紧张的思茅优先保证雀巢收购所需;遇到路面维修,为方便咖农送货,当地官员又亲自协调借道……2014年底,雀巢咖啡中心在普洱工业园区破土动工,当地政府为雀巢提供了优惠的租赁土地,并对建设场地做好了“四通一平”的前期准备。

随着质量上乘的思茅咖啡供应量逐年提升,到1997年,雀巢在广东东莞的咖啡加工厂所需小粒咖啡就全部从云南采购,无需从国外进口。雀巢与普洱的成功合作,促使云南省政府于1998年出台加快咖啡产业发展意见,为雀巢在云南获得更多品质优良的原料提供了政策支持。截至2017年,普洱咖啡种植面积已达78.9万亩,咖啡豆总产量5.86万吨,80%出口国外。

共享

“咖啡先生”走村串寨成就一段佳话

天添咖啡总经理王玉春曾是雀巢咖啡培训班的首届学员,王玉春至今还记得当年雀巢专家的讲授——“他们对咖啡饮用安全性的强调,对农药使用的谨慎,让我们对付病虫害动辄喷洒农药的老观念很受震动。”王玉春说,普洱咖啡种植、加工实践证明雀巢的确是行业的引领者。

雀巢(中国)有限公司集团事务总监何彤介绍,中国是雀巢公司全球第二大市场,仅咖啡消费而言,过去几年都保持两位数增长。雀巢帮助云南发展咖啡的目的是确保公司能采购到高质量的咖啡豆,而为达此目的,雀巢看重长远利益,在普洱偏僻农村发展可持续的咖啡产业,特别重视与普通咖农合作,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和培训服务,为改善千万咖农的生活作出贡献。“创造共享价值,是实施这一战略的核心。”何彤说。

比利时人杨迪迈、邬特分别是雀巢在普洱工作的第四和第五任专家,有趣的是这两人是父子。2002年,因为老杨(咖农对杨迪迈的称呼)的坚持,雀巢把咖啡采购站和农艺服务部从昆明整体搬迁到普洱,由此接近咖农,方便提供技术指导和培训服务。老杨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咖农热情、真诚,赢得了当地人的尊重。

子承父业的邬特则在咖农中享有“咖啡先生”的称号,普洱山路在云南是出了名的难行,邬特在普洱10年间,却经常进村串寨,和咖农面对面,不断扩展雀巢的“咖啡地图”。在采购季,邬特看一眼司机和车就能认出咖啡的来源和户主。正因如此“接地气”,邬特深切感受到中国农户的勤奋、聪明和开放。邬特和同事们编写了《咖啡种植手册》,涵盖了选地、开垦、育苗、田间管理到初加工等方面,免费发放给当地咖农和技术人员。父子俩的故事不仅在当地流传,还成为中外友好交流的一段佳话——2014年,习近平主席出访比利时时,在当地媒体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就提到了邬特在中国西南边陲指导当地农民种植咖啡豆脱贫致富的事迹。

普洱现已成为一个产量高、品质优且引起全球咖啡界关注的咖啡豆产地,是“中国咖啡之都”。雀巢在云南的项目也先后获得联合国有关组织颁发的“2012年世界商业和发展奖”和“2012年全球契约中国最佳实践奖”等荣誉。

30年合作,“雀巢+普洱”——味道会更好!

本文来源:普洱日报

 

上一篇: 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 下一篇: 陆平在景景镇调研时强调要采取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