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先锋时评

【原创推荐】脱贫攻坚进行时

本文来源:  作者:大山  时间:2018/5/30 10:05:53  点击数:

三月的景谷,阳光璀璨,百花齐放。山坡上的春茶,纷纷际市;梯田中的小麦,“铁牛”正在收割;苗床上的烟苗,争先恐后的下地;田间里的秧苗,期盼着易地乔迁;还有那些盛挂在树枝上红透了小脸的咖啡豆,等待着耕耘者收获。

我家乡的三月,是醉人和迷人相互交织的三月,是充满希望和收获的三月。

这天,我和往日一样。一早起来,习惯性地用电磁炉煮了一碗面条,加上两个自家饲养的土鸡生产的土鸡蛋,当作早点吃了。然后,用暖里山泉水泡了一杯自己生产的咖啡。坐在家里的走廊上,面对着坐落在我家东边的村民委员会大院,一边喝着热腾腾的咖啡一边聆听着村委会大啦叭播出的新闻。心里记着大啦叭讲述的政策和故事,眼睛看着村委会的干部们忙来忙去。

太阳出来了,阳光照在我的身上,这个时间,是我每天下地干活的时候了。然而,这天的阳光格外的温暖,就像是热乎到了我的心里。这天,我多享受了一会儿阳光。

就在这时,一辆不常见的小型客车开进村委会大院。车刚停稳,车门开了,从车里下来一群人。我好奇地看着那辆车和那些人。他们个个精神抖擞,十分精干。他们中间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衣服,看上去很标致得体,左前胸佩戴着一枚红色的徽章,那枚徽章在初升的阳光照映下,散发出耀眼夺目的金光。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前胸的那枚徽章,上下掂量着那个人的品位,倾心地观察着那些人。只见那位大个子男子一边讲着话一边用手指着村委会对面的村庄,看他好像是一位指挥官;有一位身穿谜彩衣服,脚穿高筒黑色皮鞋的小伙子,不停地向对面村庄眺望,看他好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侦查员,更像是一位百战不殆的战斗员;那位佩戴着小眼镜的姑娘,英姿飒爽,伶牙俐齿,性格外向,举止大方,看他好像是一位战地宣传员,也像是政策讲解员;还有那个剪着小平头,抱着小皮包的中年男子,十分稳重,好像是一个领导的秘书,也像是一位一丝不苟的统计员;还有几位精神抖擞的年轻人也把目光集中到那个村庄,看那气势是要去打一场伟大的战役;旁边还站着一个带“油肚”的小哥,手上拎着一个涨鼓鼓的行旅包,左手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小“油肚”,看他像是一位经验十足的后勤部长。

我不知道他们来村里是干什么的?但是,我十分清楚,我们村有史以来,从来就没有来过这样整齐而很有气质的“队伍”。

正在我寻思瞎想间,一辆墨绿色的皮卡车驶进村委会大门,平稳地停在那些人旁边,车厢里装满着密密麻麻的钢制床架和棉被,还有一些脸盆、水桶和行旅包之类的东西。那些人齐心协力地把车厢里的东西一卸而空,迅速地把它们搬到村委会办公室二楼房间。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我老婆来电话催我去地里拉咖啡豆。我开车急忙出家,向我家的120亩咖啡地驶去。

当天夜里,他们就住宿在村委会二楼里。

第二天一早,正在我和往日一样煮着早点的时候,家里来了四个人。引路的是我们村民小组长,其他三位就是前一天来村上住宿的人。我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就在我吃早点之时,他们把我家的住房前后左右、楼上楼下通看了一遍。我泡了一壶咖啡,请他们和我一同品尝。那位“油肚”小哥看了我吃的早点后,对我说:“哦,大哥,你吃的早点质量高嘛,面条加鸡蛋。”我以为他是笑话我。我就漫不经心地回答:“让你们笑话了,不好意思,我家的人天天就是这样吃早点呀!每天早上起来,每个人就是一碗面条两个土鸡蛋,然后就是一杯咖啡。农村人嘛,吃的简单,也习惯了。”

说话间,那位“小平头”从印着“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驻村扶贫工作队”字样的皮包里拿出一叠表格来,放在桌面上。那位胸前佩戴着徽章的大哥向我说明来意,就和我聊起家常来。他们问我家里有几口人?有几亩田地?种的什么?养得什么?想发展什么?等等。问得十分细致。我对照着他们提问的内容一项一项地如实作了回答。那个“小平头”一笔一画的记录着;那个“油肚”小哥从提包里拿出一个大皮尺去丈量从我家到村组水泥路的那段泥土路的距离。丈量完毕之后,声音洪亮地向“小平头”说:总长度是四十六点六米。“小平头”从皮包里拿出来一个棕红色的本子,那个本子书皮上印着金粉字,左上角有一个半心形的图标,图标中心写着“精准扶贫”四个字,最显眼的是书皮的中下位置,印着金粉字书名“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驻村扶贫工作手册”。我亲眼看着“小平头”在内页里清清楚楚地写着:2018317日早上941记录,王金保户,从他家到村组公路的这段泥土路距离是46.6。他还在记录的开头处加了一个三角符号。我记得很清楚。

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我们结束了对话。我在“农户签字”处写上自己的姓名,郑重地按上手印。

他们很有礼貌地向我告辞,走了。向着隔壁老张家走去。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在寻思。我家又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他们问的事情为什么那么细致?会不会有新的扶贫政策可以让我家也享受?我还是再好好的对照政策瞧瞧,我家会享受到什么样的扶贫政策?我再仔细地想一想。

去年八、九月的时候,村上搞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开了许多次群众大会,每一次开会我都是积极参加了。反反复复地评来评去,我家都不在建档立卡贫困户之列。说吃的,我家有4亩水田,一年收稻谷3000多斤,我们一家五口人吃不完,还卖了一些,我家咖啡基地里一年要养三、四百只鸡,也是吃不完,家里还养了几头猪,每年杀一头年猪,比别人家么,真的是算得上是吃不完了;说穿的,家里人个个有皮衣,尤其是我,前年,去县上开致富带头人大会,老婆专门给我买的那套1260元的大西装,还有领带,才穿了两天,还留着,真是一年四季穿不尽;说住的,我家的住房一楼一底,1980年建盖的房子,全部是红毛树柱子,穿抖房,带插厦,在寨子里这样的住房还是第一幢。2014107景谷发生6.6级地震,震掉了几块瓦,我才把小土瓦换成石棉瓦的。虽然土坯墙外观不好看些,但是它还很牢实,比现在的空心砖房牢实多了;说钱,我家有120亩咖啡地,最差的一年也有十多万元收入,儿子读大学用去一两万元,还剩一些,够用,再说么,我儿子在大学里还年年搞得奖学金;说医疗,我家人人参加农村医疗保险,吃药、打针都有政府给予报销百分之九十,去年我母亲去县中医院住院16天,用了7896.25元,政府给予报销了7106.62元,我家才支付了

789.63元,还不足我的抽烟喝酒钱;说养老,我和老婆每年都交纳了社保金200元,等到我们满60岁的时候,国家就会每月发给养老金,这不,国家每月都发给我父亲和母亲各75元;说用具,大车、小车、摩托车,我家有;冰箱、冰柜、洗衣机、电饭煲、电磁炉,我家也有;太阳能、洗澡室、卫生间,一样不缺。唉!不用瞎数罗,不用瞎猜想了。一样都不着边。也好,做人要争富,不争穷,争穷害羞。

我又喝了一杯咖啡,之后,我收拾起他们座过的那些凳子。开起我的那辆东风小卡车拉咖啡去。这几天咖啡的价格还算不低,一吨可以卖得8000元左右。

过去几天,他们都是忙忙碌碌,走村串寨。从早晨到晚上,每天都是夜晚才归。回到村委会还在干活,灯火不熄。我看在眼里。

我家乡的三月天,公鸡叫的比较早。每一天,我都是随着公鸡早叫声响起就起床了,也是习惯。不想到,那位前胸佩戴着徽章的大哥也起床得很早。每天早晨,我在家里打扫着卫生,扫地着。他在村委会的院子里比划着,说是练功,看上去无力;说是练武,也没有大打出手的动作;就是一左一右的比划着,不知道他比划的是什么?我看不懂。

天亮明了,我还是惯例的煮了早点,吃了。然后,悠闲自在地喝着咖啡。这时,站在村委会院子里的那位前胸佩戴着徽章的大哥向我招手。我家距离村委会直线不足五十米,但是走路要绕一个圈。我顺着他的手势走到他身旁。我和他对膝而座,又聊起话来。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王大哥,你好!几天前,我们丈量了从你家到村组公路接头处的那段泥土路的长度,总长是四十六点六米,今年上级安排你们小组搞串户道路硬化,但是,许多路段宽度不够,需要做大家的工作,该让的要让一让。你在寨子里是致富带头人,群众最爱听你的意见,请你帮助做好各家各户的工作。这是第一。第二是王家寨村民小组要修村组道路,要把现在的泥土路修成水泥路,现在的问题是路面宽度不够,需要加宽,路过你家咖啡地的那段也要加宽,这样就要损失到你家的咖啡树。我们工作组和村委会的同志反复数过了,要挖着你家的咖啡树81棵。请你理解和支持。还有,就是你妹子家的那块咖啡地,同样也要挖着46棵。也请你帮助做做工作。第三是农民的住房问题。这几天来,我们驻村工作队员和村、组干部把我们村所有农户的住房都排查了一遍,到目前为止,全村还有土坯房、空心砖房、老旧住房和石棉瓦房等等之类的民房300多户,需要修缮。你家的住房也是可能有30多年的历史了,前几天,我们去你家的时候认真细致的查看过,虽然屋架还好,但是外墙的土坯已经风化,也是在修缮之列。还有,屋盖是石棉瓦,也是在更换之列。我们把这类住房修缮和改造称为住房提升,目的就是要让所有的农民都住上安全稳固的住房。我们排查出来的这300多户,凡是愿意修缮和改造的,政府都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所以,也请你带个头,从你家的住房改造开始,让其他农户跟着你做。”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我把上午在村里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说给老婆听。想不到的是老婆比我还清楚。我问她那里得来的消息?她对我说:“一呢,我是共产党员,村上开党员大会的时候讲过了;二呢,前几天小组里开会也讲了。今年以来你不去开会,才忙得苦钱,不关心大事,知道的就比我晚,也比我少了嘛。”接着又说:“我还要告诉你,今年,我们村列为贫困村,县上派来驻村工作队,镇上派来工作组,都是来做脱贫攻坚工作的。现在的脱贫攻坚工作不仅仅局限于建档立卡贫困户了,而是全面地推进。要做的项目还多着呢,比如:村组道路、串户道路要硬化,村民小组要有文化活动室、有公共卫生厕所、有统一堆放垃圾的垃圾池,还要安装太阳能路灯,等等。这些是脱贫攻坚工作中的‘人居环境提升工程’。以后,还要把各家各户的猪厩统一安排到一处,实现‘人畜分居’。总的来说,就是要把我们农村建设成美丽的乡村。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我全部支持。我俩不用商量了,修房子的事,就从我家开始。我的想法是:屋架保留,把土坯墙拆除,用红砖砌墙,把石棉瓦换成琉璃瓦,连厨房也一起翻修了。你抽一点时间计划一下,怎么修?何时开工?钱么,国家一定会补助一点,但是不会多。不够部分就自己出。这个事就这么定了,没商量。”说完,她站起身来,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耳朵,洗澡去了。这是她每一次“独断”家事之后的举动。我一直以来都被她征服。

听了老婆的一席话,我又明白了许多。看来,我这个曾经的致富带头人又要有新的名字了。这个名字大概是叫“脱贫攻坚带头人”。不过,是否能得到这样的冠名,还得靠我自己去努力。

 

上一篇: “六个进一步”压实第一书记肩上... 下一篇: 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