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读普洱

人民日报|让农民共享产业红利(青春派·我的乡村观察⑤)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时间:2018/5/8 8:48:18  点击数:

留美归来创业,云南女孩祁婕没去北上广,选择扎根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踏踏实实地种起了牛油果。

在她看来,到农村创业不能不会种地,也不能只会种地。她进行牛油果良种繁育和优质丰产栽培体系建设,确保农产品质量;她参与的合作社让农民土地入股,牛油果卖得越好,农民分红越多;管护果树,她按照亩产给农户提成,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牛油果事业于她而言,不仅仅考虑自己赚钱,更希望每个参与者都能从中获益,带领农民脱贫致富,实现生态环保。近日,记者采访了祁婕,创业的酸甜苦辣,且听她诉说。

好的项目,不分农村和城市

2014年,我留学归国,毫不犹豫就来到孟连县投身牛油果种植。

为啥不犹豫?因为看了不少项目,发现在云南种牛油果最有前景,早期进入这个行业的企业,利润相当可观。

其实,创业前我也考虑过到东南亚或者北上广,不管是从技术、金融还是人才角度,以北上广为代表的一线城市都拥有独特的优势。但也正是因为人才集聚,初创公司想要脱颖而出更为困难。而去东南亚创业,投资安全性得不到保障,从投资回报率和安全性的角度考虑,我最终选择了中缅边境的孟连。

因为牛油果的种植条件苛刻:年平均气温20摄氏度左右,年降雨量1000—1400毫米,长风强度3级,日照充足,排水良好,最佳土壤pH值在5.5—6.5之间。孟连县南垒河两岸的坡地最适宜牛油果种植。

我一直不是很喜欢大城市的喧嚣,而在边陲小镇创业既能享受宁静的乡村生活又能体验创业的精彩。其实,好的创业项目不分农村和城市。以孟连为例,以前在山坡地种包谷,不仅影响生态,每亩收益也就三四百元,农民又累又看不到奔头。如果有项目能将每亩收益提高到1万多元,那该是多大的利润空间?创业看项目而非地域,像牛油果种植这样能兼顾脱贫致富和绿色生态的“双赢”项目,结合孟连县独特的气候土壤优势,何乐而不为?

不能不会种地,也不能只会种地

创业并非我一个人在战斗。从2007年起,父亲就在云南试种牛油果,种苗培育已经初见成效。2014年我回国时,父母也正为是否投身这个产业在纠结。父亲看好牛油果产业前景,但母亲觉得年龄大了,该休息享受生活。我回来后,家里的投票结果成了2∶1,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公司。

在农村创业,不会做农民的思想工作就没戏。就说跟农民谈“地”吧,起初我们开大会向村民宣讲,发现效果一般。后来我们改变策略,先动员村民小组组长,做通了小组长工作后再陪小组长上门去做村民工作,结果进展挺顺利。不过说实话,每户村民家里条件都不一样,我们觉得有经济效益的项目,但农民未必愿意,遇到这种情况,我和村干部不得不反复上门,回故村有个农户,我们跑了七八次才签字;有的农户实在不愿意,我们就选择等待——等他看到有经济效益,自然会跟上脚步。

牛油果产业是一个没有足够经验可供借鉴的新兴产业,由于没有标准的技术规程,初期投入风险很大,企业一直迷雾探路、艰难摸索,在发展过程中几度经历生死存亡,但牛油果事业于我而言就像一种信仰,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指引着我和团队成员们勇敢前行。

公司成立之初,我喜欢下地,后来一直从事农业工作的父亲阻止了我。他说:“在农村创业是系统工作,不能只盯着土地。”按照我们的规划,牛油果种植需要良种繁育、优质丰产栽培、采后鲜果处理、精深加工、分销及品牌建设5个体系支撑,实际上田间管理只是第二个环节的一个部分。

这几个体系看起来简单,其实一环扣一环。拿良种繁育来说,根系不对,树可能无法存活,活下来也容易生病;而砧木则决定了牛油果的产量和质量,好的一亩地产量一两吨,不好的可能也就一两百斤。为了了解哪个品种根系和砧木产量更高品质更好,我们曾试验了很多品种,其中有的品种定植后几年都没有结果,我们只好将果树换种。

不过,从事农业创业不懂种地不行,可只会种地同样不行。2015年底,我们隐约意识到公司面临重要的抉择,在扩大抗病丰产种苗培育规模的同时应加速扩建种植基地,否则产业发展将会由于规模良种等原因受阻,而错过这一年,也许孟连县和公司都将错过一个巨大的机遇。我和父亲商量后,说干就干。由于之前定植的牛油果基地还未投产,公司资金严重不足,而新建的良种繁育中心当年又遭遇风灾冰雹,大棚和种苗严重损毁更是让资金链几乎断裂,好在通过各种渠道融资终于走出困境。

2017年,我们的果树开始挂果,市场供不应求,但我们却不敢有丝毫懈怠:进入盛产期产量大幅度增长,怎么销售?销售受阻怎么办?这些问题说起来简单,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对接不上,都可能造成严重损失甚至创业失败。

既然创业选择了种地,那我就不能不会种地,但也不能只会种地。

良好的利益分配机制才能调动农民积极性

如果说创业初期我只是想做一家有经济效益的企业,那么现在我已把牛油果这个产业做成我的事业。

企业和事业有什么区别?我觉得做企业考虑更多的是盈利,但事业则不仅仅考虑自己赚钱,而是希望每一个参与者都能从中获益:让更多人吃上高品质的牛油果,让附近的农民脱贫致富,让员工分享企业发展红利,在我看来这才是我的事业。

但要让参与各方都认真投入,只凭情感很难持续,离不开良好的利益分配机制。

我们参与的合作社,选择让农民土地入股占比30%,这意味着以后随着牛油果投产,卖得越好,农民分红越多,通过建立这种紧密型合作模式,真正实现了公司、合伙人和农民利益共享。

以前农民在坡地种玉米,一亩收入三四百元,为了让农民伴随企业发展有更多收益,我就建议农民土地入股,可农民却担心“得不得吃”。无奈之下,在试种阶段公司只能流转土地。试种成功扩种,公司和村民协议规定,三年后即便牛油果没收益,也会给村民土地流转金作为保底收益,这才打消村民的疑虑。

如今,附近的村民不少都成为我们的员工,每年就能有四五万元的收入。而到良种繁育中心打零工的农民每天收入也有100元左右。为了当地早日脱贫,我们对本地贫困户优先用工,只要肯干,贫困户中只要有一个劳动力在公司良种繁育基地就近打工,家庭收入就能超过贫困线。

管护的好坏怎么体现差异?我们又按亩产给农户提成,这就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近年来,牛油果产业经济、生态效益日渐明显,老百姓已慢慢看到产业效益,愿意参与其中。今年,公司与孟连县几个乡镇的多个村民小组签订土地入股合作协议,正在进行开发。

现在,公司已拥有相对足够的资金、技术及苗木储备,进入了发展快车道。由于公司发展,我也需要去大城市建立团队、开拓市场,但是孟连这片土地,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因为我知道,我的事业就在这里。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

 

上一篇: 新华社|“中国咖啡之都”挑动世... 下一篇: 民族时报|挖掘“云南最好咖啡”...